紅網岳陽站4月16日訊(分站記者 馮剛)去年年底,還有24天即將做父親的李忠誠歡快地騎摩著托去迎接妻子,不曾想,一場意外的車禍造成26歲的他頭部重傷。經過幾個月從縣城到省城的輾轉治療,李忠誠的傷勢愈發嚴重,生的希望已極其渺茫。看著生命垂危的李忠誠,父親李大山與家人決定在他的生命晚期,替他捐獻出人體器官,讓他的生命以另一種方式延續。
  如果生而無望 就用另一種方式重生
  4月14日上午,記者隨同岳陽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辦公室主任殷嬋和岳陽市第一人民醫院教授楊登峰一起來到平江縣李忠誠的老家。其時,他剛從平江縣人民醫院接回,目前一直處於深度昏迷狀態。經楊登峰教授現場檢查,李忠誠體溫高達40度,身體已出現較重的脫水現象,至下午4點,瞳孔輕微擴散,生命垂危。徵得家屬同意後,李忠誠被送往岳陽市一醫院做無菌護理,儘量減輕他的痛苦,延長他的壽命,並由家屬決定,在他過世後,將器官無償捐獻給社會。
  據瞭解,出事前,李忠誠騎著摩托去接懷孕的妻子,途中不幸與人相撞,對方受了輕微傷,而他卻被重重摔在了地上,造成頭部嚴重損傷。他被先後送往平江縣人民醫院和湖南省級醫院治療,但終因傷勢過重,經四個多月治療後,被院方告知治療已無希望;至此,李忠誠總共花去醫療費50餘萬,期間,在村領導的帶頭下,當地村民自主捐贈3萬多元給李家救急。
  面對相親的無私關愛,父親李大山同家屬商量後毅然做出決定,聯繫岳陽市紅十字協會人體器官捐獻辦公室,準備捐出兒子身體器官。他強忍著悲傷說:“我的兒子要是真走了,我願意讓他捐出身體器官,去救助更多需要救助的人,這也是他生命的另一種延續。”
   女兒出生了 父親還欠她一個擁抱
  岳母提及關於李忠誠的往事更是泣不成聲:“我女婿為人太好了,他在外面打工,每次回來都搶著幫我做事。他自己從來都捨不得吃穿,一件舊衣服可以穿很多年,但我女兒要什麼他都會滿足,給她買的衣服只挑名牌的。這麼好的人,可惜連剛出生的女兒也沒抱過一次。”
  李忠誠出事之後的第24天,女兒出生了,等到女兒1個半月大時,他才第一次見到妻子懷中的女兒;當時,他還能用手觸摸女兒的小腳,用輕微的笑意來表達自己的慈父之情,這一幕,被他的妻子拍了下來,這難得的親子情景,永遠的定格在妻子的手機之中。第二次見到女兒時,他已經處於半昏迷狀態,但還能聽見別人的說話聲,當他的岳母一邊學著孩子的語氣,一邊逗著外孫女對他說“你要快點好起來,以後還要賺錢給寶寶讀書”時,李忠誠突然全身顫抖起來,兩眼頓時涌出淚水;在場的人看後,被這種掙扎在生死邊緣,卻依然展現出無比濃厚父愛的人間真情所感動,一個個都跟著哭了起來。
  五十多萬 卻難換回生的希望
  經過4個多月的治療後,李家總共花去50多萬元,但是生的希望卻是越來越渺茫。李忠誠的父親李大山決定將兒子的人體器官捐獻出來,輓救他人生命,造福社會。據瞭解,李忠誠家裡還有一個90多歲的奶奶,還有一位年輕的妻子帶著才3個半月的女兒生活,50多歲的母親身體很不好,而他的父親李大山去年也才做完腎衰竭的治療,一家人的處境不容樂觀。(有捐贈意願者可致電新聞熱線0730-8225050接洽)
  殷嬋向李大山介紹了人體器官捐贈的細節。她表示,器官捐獻完全取決於其家屬的同意。器官捐獻時,會有多名醫生對捐贈者進行生命體徵檢測,直到完全確定捐贈者失去生命體徵才會進行手術。併在15分鐘之內將摘下的器官做特殊醫學保護,因為在捐贈者失去生命體徵的15分鐘之後,器官將會受到損傷。手術完畢後,醫護人員將會仔細縫合併維護好捐贈者身體外觀,恢復捐贈者遺體原貌。器官分配時,會有省級人體器官專家組進行分配。省級人體器官捐獻辦公室對器官捐獻和移植的過程做全程見證。捐贈者的善後事宜,由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辦公室全面負責,且會按家屬意願做合法安葬,或將其骨灰安放於長沙的鳳凰山陵園,因為這裡安放的都是捐贈者的骨灰,每年都會有少先隊員前去掃墓,這也是為捐贈者家屬提供的緬懷親人的場所。李大山對此表示感激。(患者及家屬均系化名)
  閱讀延伸:人體器官捐贈
  人體器官捐贈是人間大愛的表現,也是生命延續的另一種方式,這項工作起源於上世紀60年代,70年代末逐漸發展起來。近年來,我市有不少居民都簽訂了器官捐贈意向書,展現出了巴陵古城的大愛風範。不過,器官捐贈也有一些基本條件:需要有關器官或組織的功能良好,沒有感染艾滋病或其它嚴重傳染病,沒有癌症(除原發性腦腫瘤)者,才可以捐獻。  (原標題:男子接孕妻途遇車禍:寶貝,爸爸欠你一個擁抱)
創作者介紹

屏風傢俱

xb80xbxh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