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4日起,河北省永年縣廣府鎮政府開始對所轄的呂堤、前當頭、永北等村的幾百畝土地進行征收。村民告訴記者,近些天來,縣衛生局和教育局數百名工作人員進村,警車、救護車齊上陣。孩子的教育、親屬的公職,都成了要挾籌碼。很多村民被逼著簽了協議,拒簽的村民則四處“外逃”躲避。’
  不出示手續翻牆蹲點威脅
  記者來到呂堤村,向村民打探此事,立刻被百餘名村民包圍起來,爭相訴說。
  村民們說,“來徵地的人就是讓簽字,不簽字就抓人,並沒有出示合法徵地手續。我們鎖著大門,他們都是用梯子翻牆進去。他們早上四五點鐘就來了,在這蹲點蹲到11點,村民都是有家不能回。村南北向的主路兩邊,停滿了警車和救護車。”
  魏紅強為了躲避簽字,4日起便一直在村外躲藏,晚上冷了就燒一些稻草取暖,每天只能吃一頓飯。
  武沙說:“我父母到現在還沒有回家,因為我父母不簽字,所以我就得帶著孩子出去流浪,都流浪10天了。”
  魏竹林說,大哥為了躲避工作組,在翻牆頭時不慎把腿摔傷,現在還在醫院里接受治療。他的妻子因為接受不了輪番勸說以及破壞兒子婚禮的威脅,不得不簽字。
  “我那天正上班呢,打電話叫我回來,說不簽字,110就帶走我。”寇清江說,被迫之下,簽了字。
  還有拿家屬的穩定工作來威脅的。武沙說:“我姨是老師,他們說如果我不簽字,我姨的工作就得丟。”
  還有村民反映,由於沒簽字,自家的孩子已被趕出課堂。
  寇隨現說,由於不簽字,他的一個種芹菜的大棚已經被拆了,地上大蒜的薄膜也被揭掉了,蒜苗都被凍死。
  政府稱徵地為建學校醫院
  村民們向記者提供了名為“占地補償合同書”的協議——這是他們見到的唯一徵地材料。上面沒有說明合法徵地的理由、徵地用途,只標明每年800斤小麥、800斤玉米的補償標準。村民們僅聽說這地是用來建學校和醫院。
  媒體曝光此事後,永年縣13日發出通報給予回應。根據通報,徵地是為了建學校和醫院。
  根據通報,短短一個星期,項目占地涉及的422戶,已有375戶簽訂占地協議,占總任務量的89%。
  記者14日上午來到永年縣委,宣傳部負責人承認,征收的一些土地沒有得到審批,一些地還是農用地,而這次事件涉及的徵地總面積和沒有得到審批的徵地面積分別是多少,還說不清楚。
  村民擔憂今後如何生活
  據介紹,按照國家徵地政策,徵地過程中,原則上有一戶不同意,徵地就得放緩。但實際操作中,似乎並非如此。
  “失去土地,我們以後怎麼生活啊?”當地農民普遍有此擔憂。永年縣是蔬菜大縣,呂堤村村民主要栽種大蒜和芹菜。他們說,一畝地一年收一季芹菜和一季大蒜,能有2.5萬元收入。占地給的補償,一年還不到2000元。
  永年縣委宣傳部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將暫緩徵地,嚴格按照補償標準。決不允許採取強制手段,逼迫群眾簽字,發現有做法粗暴的,堅決依法依紀從嚴處理。13日晚上,有村民打電話告訴記者,強徵工作組已撤離,曾經被迫逃離的村民們都回家了。
  □追問
  儘管根據通報,徵地是為推進民生工程,但據記者調查,此事仍存在幾個焦點問題不能迴避。
  1.徵地是否缺審批手續
  永年縣承認部分土地指標並未獲得審批。通報稱,二院搬遷在2011年取得了部分土地指標。為了加快推進工作,在現有部分土地指標基礎上,對其他土地,採取先土地流轉,待土地指標批覆後,再進行徵用的方式。
  河北省國土廳耕地保護處副處長趙堅說,市縣沒有徵地權限,徵地必須報省政府或國務院審批。
  2.是否存在違法的“以租代徵”
  永年縣委副書記張順橋說,那三個村嚴格意義來說不能算徵地。他們跟群眾簽協議說這裡要建醫院和學校,現在先占地,先流轉,等耕地指標到了以後,馬上按政策給農民補償到位。
  趙堅說,本需要徵的地,卻通過租來用,這就是違法的“以租代徵”。而且,土地流轉必須保持土地農用,不能變成建設用地。
  3.為何警車救護車齊上陣
  據呂堤村村民介紹,徵地期間,村裡南北向的主路旁邊停了幾十輛警車和救護車。公安和衛生部門的人員入戶徵地。
  趙堅說,徵地是政府行為,由國土資源部門負責徵地,不需要其他部門參與,不是徵地給哪個部門,哪個部門就參與。同時,國家明文嚴禁公安民警參與徵地拆遷等非警務活動。
  4.信息是否不對稱
  呂堤村村民說,他們並未看到相關告知合法徵地手續,只是被強制按手印。
  趙堅說,徵地在群眾中有三大程序:告知、聽證、確認。告知手續,會說清根據什麼需要,要徵多少地,補償標準,安置途徑等內容;告知後,如果群眾對徵地的範圍面積、補償標準有異議,就需要組織聽證;聽證後如果都同意的話,就對所有權和承包經營權調查確認。本版均據新華社電  (原標題:河北永年縣村民“外逃”躲徵地)
創作者介紹

屏風傢俱

xb80xbxh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